杭州一对新人迎亲当天,女方突然提出要在男方全款买的房产上加名字,这事你怎么看?

杭州萧山的这位网友兄弟的未婚妻,怕不是只想嫁给房子,这意图真的是明显到瞎子都能看出来。

事件还原

萧山的这位网友爆料,自己去给朋友当伴郎的时候,这位朋友的未婚妻却突然要求一定要在房子上加上自己的名字,而且一旦以后离婚这个房子必须两个人平分。与此同时,女方还要求再追加彩礼,这让这位准新郎实在是接受不了了,气得当场走人。因为这个房子全部都是由男方出钱购买的,合着结了婚就能“白嫖”一半,这生意也太划算了吧,人家抢银行来钱都没那么快的。

事件点评

很明显,这个萧山的女子嫁给这个网友的兄弟,不是因为爱情,就是因为钱和房子。可即便如此,这做法也太直白了,不管是谁都无法接受。而且现在双方闹掰了之后,女方还拒不退还男方之前已经给过的28.8万的彩礼钱,这样的做法实在是令人作呕。

关于婚姻,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,也没有什么可以值得批判的。即便是为了钱,也不是按照萧山的这个女子这样玩的。而且就这个情况来看,这个女子还有骗婚的嫌疑,建议可以好好调查一下。不过对于男方来说,这样的要求是坚决不能答应,这个婚还是不结的好。当然,如果这个男子不缺钱,买房子跟我们普通人吃顿饭似的,那当小编没说。

近日,杭州网友“啦啦阿拉”发帖,说自己被兄弟拉去当伴郎。到了女方家里,女方突然提出男方全款的房子要加名字,带公证离婚要分一半那种,还要在原有28万彩礼的基础上追加18万。朋友气得把手机红包啥都摔一地,目前婚是肯定不会结了,而女方不想退28万8的彩礼,目前打算走司法程序。

结婚,是两个人成年一起做的决定。既然决定了在一起,以后就是一家人了,但是在婚礼这个节骨眼上,女方的行为着实有点让人不能理解。网友对于这件事的看法,大致相同。网友@莫回头小姐表示:不管要的多还是对方给的少,所有结婚事宜都该提前谈妥,挑接亲时候加码明摆着不给对方退路。最后对方不让步自己丢人,何必呢。网友@会游泳的小鲫鱼认为:房子要是两人一起还贷或女方也出钱买追加女方名字无可厚非,但是一分钱没花真没必要加自己名字。嫁妆压过彩礼,到时候即便婆家看你不爽也不好意思说你。但也有部分网友认为,这是女方是因为没有安全感才提出这种要求的。网友@-清秋明歌-表示:作为女方觉得新娘子这样做过分是过分了点,但是也无可厚非,原因无非就一点,没有安全感。

至于女方到底是出于何种目的才在结婚当天这么做的,目前并不知道。但是,婚姻是两个家庭的事情,如果决定了结婚,那就不要让这件喜事变了质。

这样的事儿只能说是因为”人与人之间缺乏必要的信任、个体的人缺乏理智、群体的人在一起时很无聊”所引发的

这个新闻有点意思,迎亲当天,女方坐地涨价,房子加名,增加18万彩礼,离婚分一半,要去公证。

如果是你,你会怎么做?我想我会转身离开,去你奶奶个腿的,这婚不结了,说出龙叫也不结婚了,这才是一个男人的愤怒,这才是一个男人的选择。我看新闻,这个男子也是这么做的,让我暗挑大拇指,兄弟,好样的。

这个女子做错了三件事,第一是对财产狮子大张口,得寸进尺,我们看新闻得知,男方已经给了28.8万彩礼,已经不少了,还不满足。第二这个时机选的不好,在提亲的当天,提出这样的非礼要求,有点敲诈勒索的嫌疑了,这也是女方激起民愤的主要原因,第三是女方违反契约,既然结婚,那就是双方达成了一致意见,双方都要遵守,谁也不要趁火打劫,违反规则,结果会比较惨。

现在男方一气之下,不结婚了,谁的损失比较大,当然是女方,为什么?因为不结婚的理由,这是一个正常男人的正确选择,不要说什么忍辱负重,这种事,必须在结婚之前弄明白,否则娶进门,早晚还会爆发。对于男方来说,婚礼的酒席是个损失,但是相比28.8万的彩礼和其他无理要求,也是最小的损失。

对于女方来说,可能就鸡飞蛋打了,通常他们都是先婚礼,后领证,好在不算二婚,这也算偏得了,事实上,通常他们都会同居,这个就别计算损失了,毕竟那事是两个人的事。

接下来,男方会取消婚约,讨要彩礼,协商不成,那就打官司,这个官司会胜诉的。

事实上女方有点着急了,彩礼钱,已经不少了,再给,就等你把你自己的钱给你爹妈了,这个帐怎么不算一下?还有,好好过日子,什么都是你的,不好好过日子,你什么都得不到,再退一万步讲,为什么要钻钱眼里,干啥都惦记这些钱呢?

不作不死,这就是典型代表,活该。

女方要求:男方全款的房子要加名字,带公证离婚要分一半那种,然后追加18万彩礼。

男方回应:婚不结了,要求退彩礼。

如果根据所述这种情形,对于结婚的事宜以及彩礼都已经在结婚前便已经谈妥,女方在成亲当天突然增加彩礼,还提出房产加名,却是有点过分。

1、房产加名

房子属于男方在婚前全款购买属于个人财产,女方“加名”行为,本质上是赠与行为,其结果是直接导致个人财产转变为夫妻共同财产。

房产加名有时候能够促进夫妻感情,有时候也能够直接导致夫妻感情破裂。在离婚率高、婚姻维持期不长的背景下,使得大多数人选择财产而不是选择信任。婚姻不易,应当互相珍惜。

2、彩礼退还

彩礼具有很强的目的性,男方赠送彩礼的目的在于缔结婚姻,在无法缔结婚姻的情形下,男方要求返还彩礼还得看他们自己情况。根据法律规定:

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,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,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:

(一)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

(二)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

(三)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。

这三种情形是属于法律明确规定可以返还彩礼的行为,如果双方没有办理结婚登记手续,可以要求返还彩礼。据报道,女方不想退28.8万的彩礼,尚不清楚理由,极有可能需要通过司法程序。

自取其辱!非要在结婚当天把自己当商品卖,结果还没卖出去,事实证明自己根本不值这个价,丢人现眼。以结婚为由索要财产,那不是婚姻是买卖;在迎亲时索要财产,那地地道道的就是敲诈勒索。支持男方的态度,即便要买,也不买这种寡廉鲜耻、贪婪无度的货色;因为即便是嫖娼,那么也是明码标价,不带临场长价的,这个娼嫖的不值。

作为一名律师,我认为可以从以下二种途径维权:1、离婚,要求全额返还彩礼。因为双方并未实际共同生活,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,人民法院会支持离婚和返还彩礼诉请的。2、要求女方赔礼道歉并赔付置办婚礼造成的全部损失。虽然这种官司没有先例,但胡美美认为有很大胜诉的可能。因为婚姻关系本身也是协议,一个有关人身权的协议。新娘在迎亲当天索要巨额财产并增加彩礼,购成违约。而该违约行为不仅严重损害男方的名誉,同时也给男方置办婚礼造成的巨大损失,根据契约必守的精神,女方依法应当赔偿损失并赔礼道歉。

无规矩不成方圆,虽然我们期待以爱情和家庭为起点的婚姻可以完全靠心灵来守护,不需要法律的干预和强制。但事实证明我们一厢情愿了。依法规范迎亲嫁娶,虽并非我愿,何不是迫不得已。

大实话:宁可孤身一人,也绝对不能娶一个祸害回家。

事情简介

1,近日,萧山市一网友发帖称,自己被好友拉去当伴郎

2,然而,到了女方家里,女方却提出要在婚前新郎全款买的房上面加上自己的名字,否则不结婚

3,男方听到这个要求后顿时暴怒,摔掉手机和红包,当即决定婚不结了

4,然而女方却不想同意退回之前的28万彩礼

在这件事中,我必须为新郎的做法点个赞。面对新娘子坐地起价的做法,就应该表现出这样的态度。

男多女少的现状,使得男性成为婚姻的弱势一方

不可否认,由于一些重男轻女的思想影响,使得现在我国适婚男女比例严重失衡。

这也便造成了很多地方如果男人要想娶一个媳妇儿,往往都是要耗尽父母一辈子的积蓄。

其实,这对于男性来说是很不公平的。

我们整天提唱的是男女平等,这里的平等不仅仅是指双方在人格尊严上的平等,同时也包括婚后赡养双方父母的平等。

如果婚前必须给厚彩礼才能娶亲过门。这就是变相地那男方父母的钱给女方父母养老。说不好听的这就是女方父母刷流氓。

要知道,你们是嫁女儿,不是卖女儿!

幸福生活要靠夫妻双方共同打造

像新闻中的这位女子,在结婚当天却提出要在房产证上加名字,追加18万彩礼。

很明显就是趁着结婚的契机威胁男方。说难听一点,结婚只是借口,变相索要男方财产才是目的。

这婚还没结呢就想着离婚分财产,这样的婚姻持续不了多久的。并且能在接亲当天提出这样的要求,我敢说,以后离婚是必然。

可能有很多拜金女都感觉找个有钱男人嫁了以后就辛福了。

拜托,谁都不是傻子。如果你是冲着人家的钱去的,那么人家会对你用感情么。你想象中的幸福美好也更是不可能。

有感情的婚姻才是幸福的前提,没有感情最终结果一定是分崩离析。

就算是赔了全部的28万的彩礼也不要娶这样一个媳妇儿

虽然通过走司法程序可以要回之前的彩礼,但是,想要全部要回基本也是不可能的。

毕竟,通过女方婚前逼签房产姓名的做法已经可以判定其一家是无赖了。

另外,彩金这种事只能算是民事纠纷,处理起来涉及的人情成分也比较多。如果这婚结不了,28万的彩礼能要回来一半就不错了。

当然,就算是真的赔了这28万的彩礼,也千万不要娶这么一个媳妇儿。毕竟如果娶一个祸害回家,只能给家里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。

当然啦,我们面对无赖时,就不要再彬彬有礼了。其他更有效地对付无赖的手段还是可以用的。

那么,大家对于这件事有什么看法呢?欢迎留言评论!

有理有据,实话实说。关注:大实话,让我们一起用理性的视角看世界。

潘律师把本故事整了两个版本,请大家耐心看完再决定骂哪个。

版本一:祝贺新郎,没把这祸害弄回家

版本二:易寻无价宝,难觅有情郎,或者叫准新娘喜藏百宝箱

【场景模似,据媒体消息虚构】

今天是结婚的日子,新郎三更天就起来了。小头抹得油光锃亮,西装革履,全身放光,带上一摞早就封好的红包,叫上兄弟,迎亲车队浩浩荡荡出发。

心里美啊。小伙子掩饰不住地满脸笑容。终于娶来家了。从此就可以朝朝暮暮,眉来眼去,做饭洗衣,过甜甜蜜蜜的小日子。

咚咚咚!

门开了一条缝,新娘的闺蜜,伸出手来。新郎红包奉上。门开了。

新郎喜滋滋进来。新娘端坐沙发,浓妆艳抹,满脸娇媚。

“老公,人家今天就要嫁给你了,心里怎么空落落的呢?”

“咋了宝贝?”

“你看,你的房子是你婚前全款买的,不管住多少年,都没我什么事;你家给的28万彩礼,我家又买了一辆差不多的车带去,这不等于,你家什么都没出,我家就白白送个闺女……”

说着,抹起了眼泪。

“别哭宝贝,刚化好妆,哭花了咋办。你想怎样?只要咱们好好过日子,还分什么你的我的?”

“可人家就是不踏实嘛,哎,老公,”新娘转眼就把娇啼化作一脸媚笑:“这样吧,既然不分你我,把房产证加我名吧!要公证,要离婚有我一半的那种,这样,你就不会轻易跟我离婚了,万一离婚呢,我也有个保障,你总不愿意看着我净身出户流落街头吧老公……”

新郎的脸,已经挂不住的霜:“还有什么要求?”

“再拿18万彩礼吧,当彩头,好听,结了婚咱们一起发。”

“宝贝,你看,这些事,咱能不能结了婚再说?今天的酒席都订好了,宾客都到了,要办也来不及啊!”

“不嘛,我就要今天办,要是结了婚,你还能听我的呀!”

…………

新郎拂袖而去,剧终。

这是第一个版本,篇幅所限,潘律师先简单点评几句:

这新娘,以为她做的是垄断生意,只此一家,手术台上要红包,也不看看自己的模样,是不是真的像埃及艳后,可以让人舍了身家性命,惟她的命是从。

事实上是,不过是28万彩礼的身价,要半套房子还需等到新婚之日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之时开口,自我评估只值半套房子,在她准新郎眼里,半套房子也不值!

这个吃相,活该被冷炖清蒸。

此事爆发在迎亲当日,是新郎之幸,损失尚小,否则娶进家门,日子不会消停,早晚被她弄走一半房子也不是不可能。

彩礼可以追回,官司定当胜诉;

潘律师最后想说,所有想借婚姻发横财的,建议你们适可而止,谁都不傻,谁都不容易,没那么好胡弄的孙子。否则最后鸡飞蛋竹篮打水甚至闹出更大的动静,吃亏的不一定是谁。

要钱自己赚,指别人,肥不了你也发不了家。

几句话,就能把一个掐算了若干天的好日子翻转,这蠢傻贪的水平,可不一般。

祝贺新郎,没把这祸害弄回家。




版本二: 易寻无价宝,难觅有情郎(准新娘喜藏百宝箱)

新郎拂袖而去,新娘对一群闺蜜嫣然一笑:“我就想知道他是不是真的爱我。”

说完,摸着腥红指甲油的纤指伸进香奈包,摸出一张存单,数额是两千万,两个房产证,都是一顶一的豪宅。

闺蜜们的嘴全部成了O型。

“这是我在15年大牛市赚的,我爹妈说全给我当嫁妆,谁都不知道。我这些名牌衣服包包全是真的,那傻货只当我从某宝淘来的”

“如果他同意把他的房子加我的名,我这两套全部会加他的名。”

“我知道今天啥都办不了,我只想看他的态度……”

“我就想要两个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,傻傻纠缠,分不开割不断的感觉。”

新娘把她的房产证、存单拍照发给新郎,附言:

易寻无价宝,难觅有情郎

这情节是不是很面熟。像不像《杜十娘怒沉百宝箱》

哈哈,以上虚构,供大家一乐。欢迎大家跟贴讨论,继续发挥想象,编一段拍案惊奇。

感谢您的阅读和点赞,谢谢!


和我过年期间在老家遇到一个相亲的一样,女方是二婚还带着一个三岁的女儿,要求我拿出18.8万彩礼,县城要一套房子,只能写她名字,还有车子不能低于4万的,我直接扭头就走,留下我亲戚和女方家人干坐着!花那么多钱我还不如和谈网恋的女孩一起,至少网恋的那个女孩比这相亲的更靠谱,因为那女孩是重庆的,我家人都不同意,我说了那边的女孩不要彩礼,不像我们这边的都是几十万起步,

新人迎亲当天要求在房产证上加名字,确实令人匪夷所思。

如今的社会都是很现实,很多新人在结婚前都会讨论这个话题,毕竟对很多人来说,在房产证上添加自己的名字是一种对婚姻的保护。起码在以后婚姻出现问题的时候不会净身出户。

但这里有一个前提条件,这房产是通过夫妻共同努力所得还是其中一方家庭全款购得。一般来说,双方结婚都是男方家庭买房的居多,有些家庭可能会按揭贷款购房,需要夫妻俩以后共同偿还贷款,这种情况,一般都会同意将女方名字加进房产证中。

像杭州萧山这对新人的情况就有点不按常理出牌了。

事件:近日,一名萧山网友“啦啦阿拉”在萧内网发帖说:被我兄弟拉去当伴郎,结果到了女方家中后,女方突然提出要在男方全款买的房子上加名字,是带公证离婚要分一半的那种,还要追加18万彩礼。我朋友气得把手机、红包啥都摔一地,目前婚是肯定不会结了,但女方还不想退本来已经给了的28.8万的彩礼。

遇到这种情况,这婚自然无法继续结下去,都还没有结婚呢,就开始考虑以后离婚的事情了,更何况人家男方是全款买的房子,这跟女方毫无关系,以后也不存在共同还款的问题。

从杭州的整体房价来说,这加一个名字就意味着上百万,哪怕是偏僻的地方也是百把万起步。这对于男方家庭来说,除非财大气粗,不然谁都不会同意这种突如其来的无理要求。